■ 社论

  ?#22411;DP排名,是为了推动高质量发展而在配套评价体系上作出的必要调整。

  关注全国“两会”系列评论之十一

  3月10日下午,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尹中卿在“人大监督工作”记者会上表示,今年开?#21152;?#22269;家统计局对各个省区市的地区生产总?#21040;型?#19968;核算,并“?#22411;!?#23545;各地GDP总量、速度进行排名的做法。

  2019年开?#21152;?#22269;家统计局对各省份的GDP进?#22411;?#19968;核算,这是2017年6月出台的《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改革方案》所确定?#27169;?#24182;且去年已在浙江、湖北、陕西进行了相关试点。

  而正式?#22411;?#23545;各地GDP总量、速度的排名,算得上又一个新的突破。如果说GDP核算,主要是为了保障统计数据真实性,那?#22411;DP总量、速度排名,则是要通过淡化地方之间盲目的“GDP竞赛?#20445;?#26469;纠偏发展上的“唯GDP”倾向。

  必须承认,过去多年来地方层面上演的“GDP竞赛?#20445;?#34429;然弊病不少,但确实也在一定程度上对地方发展产生了一种相互竞争的正向激励作用。

  然而,告别了过去普遍的“一穷二白?#26412;?#38754;,中国目前每个地区的经济发展阶段、产?#21040;?#26500;、体量等,都呈现出较大差异。若继续搞GDP排名,不仅容易进一步助长一些地方对GDP的盲目攀比,刺激数据造假或是影响“挤水分”的动力,?#21442;?#27861;准确反映出GDP背后的成本和质量差异,不利于树立高质量发展的考核指?#24433;簟?/p>

  另外,中国目前的GDP总规模已经达到90万亿,同样增速带来的实际GDP增量比过去大大增加。在地区之间,同样的增速,所产生的GDP增量也有很大差距。

  这一方面说明,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状况,已经过了靠片面?#38750;驡DP“原始积累”的?#22336;?#38454;段,另一方面,只看各地的GDP增速、总量,实际价值已经不大,并不能客观反映一个地方的发展水平。

  同?#20445;?#19968;些地方的生态保护责任相对?#29616;兀?#19968;些地方的扶?#24230;?#21153;较大,如果只是将GDP总量?#36864;?#24230;作为唯一的考核?#21103;輳?#19981;仅对地方发展“成绩”的评价显得不够客观和公平,也难免削弱地方在生态环保等其他方面的定力。

  特别是近年来,民众对空气质量、房价、教育、消费水平等民生“?#21103;輟?#26356;加关注,仅仅是考核地方在GDP上的宏观表现,一些?#21103;?#19982;民众需求脱节,愈发显得不合时宜。

  综合各方?#36136;?#22240;素,?#22411;DP总量、速度排名,是为了推动高质量发展而在配套评价体系上作出的必要调整。

  ?#26696;?#21035;唯GDP”“不以GDP论英雄”等提法已有多年,一些地方?#27493;?#34892;了相应探索。近?#25913;?#20174;中央到地方,都提出了GDP增长区间值,GDP目标变得更弹性,这实际上也是在淡化排名、攀?#21462;?#32780;近些年各地的营商环境竞争,?#37096;?#30475;作对GDP单一竞赛的松动。从这个角度说,彻底?#22411;DP排名,也算是水到渠成。

  当然,不再搞GDP排名,并不是放松对地方发展成绩的考核,而是将以往单一化的GDP考核,转化升级为?#21103;?#26356;多元、更科学的综合核算体系。这也意味着,?#22411;?#25490;名,有破更得有立。

  这次记者会就透露,将探索编制全国资产负债表、全国和各个省区市的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完善考核评价机制。而?#22411;?#24418;式上的排名易,去除唯GDP的“心魔”难,要真正让地方发展告别唯GDP情结,也需要完善类?#39057;?#37197;套评价改革。